辽宁青年

辽宁青年 首页 娱乐 正文

一个偶像少年团的起落:从出道到解散仅四天

2021-8-26 13:24| 查看: 47| 评论: 0|来自: 新京报

摘要: “出道”公开资料显示,ASE亚洲星空娱乐集团的总部位于泰国,中国总部位于成都,并在北京、广州设立办公室。2月6日,ASE公司的官方微博发布头条文章,介绍旗下“偶像孵化项目”,称“旨在通过专业的偶像养成模式以及 ...

“这次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,我们自己也在反思,对于有传播性质的活动要采取怎样的措辞?今后,我们所有做的业务都必须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推进下去。”


文4181字,阅读约需8.5分钟 

熊猫少儿艺术团(原天府少年团)成员照。来源/@ASE亚洲星空娱乐微博


新京报记者 冯雨昕 编辑 胡杰 校对 吴兴发


高矮参差的七个男童,穿同色系的服装,跳着一致的舞蹈。台下摆着的十几排椅子坐满了人,有人举着灯牌,有人频频拍照。

 

近日,这样一段视频在网上流出。配文解释,这是一个名为“天府少年团”的偶像组合的出道演出,该团队的七名成员中,最大的11岁,最小的7岁,平均年龄8岁。

 

据公开资料,“天府少年团”的所属公司是ASE亚洲星空娱乐公司(以下简称ASE公司)。

 

3月1日,ASE公司发布“天府少年团”成员选拔赛海报。4月中旬,公司公布团成员名单。

 

8月20日,“天府少年团”在成都举办出道发布会。

 

“天府少年团”出道的消息,旋即在网络上引起巨大争议,网友们纷纷质疑团队所属公司是否利用童工盈利、商业化未成年人表演。半月谈、央视网也发声批评。

 

面对争议,ASE亚洲星空娱乐中国执行单位的法人代表孙雷回应,成团的初衷并非选秀与造星,而是要“推广天府文化”,“是公司在先期宣传中出现了调性错误,用了‘出道’两个字,措辞不恰当。”

 

8月24日,ASE公司发文宣布“天府少年团”更名为“熊猫少儿艺术团”。同日晚间,宣布“熊猫少儿艺术团”解散。

 

从海选到成团,“天府少年团”历经一个半月;从出道到解散,历时四天。


▲小学生男团出道4天解散:为啥从小就被“催熟”造星?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(ID:wevideo)

 


━━━━━

“出道”


公开资料显示,ASE亚洲星空娱乐集团的总部位于泰国,中国总部位于成都,并在北京、广州设立办公室。

 

2月6日,ASE公司的官方微博发布头条文章,介绍旗下“偶像孵化项目”,称“旨在通过专业的偶像养成模式以及强大的娱乐资源,为中国及整个亚洲地区输出未来的优质偶像……以首个出道偶像团体‘天府少年团’拉开ASE在中国的偶像产业序幕……”文章末尾解释,公司业务已形成“少儿培训”与“偶像养成”两大板块。

 

ASE亚洲星空娱乐中国执行单位的法人代表孙雷告诉记者,今年1月及3月,公司在成都举行了两场海选,选拔时,综合考虑了候选人的外形、才艺、表达能力等。报名的孩子有两三百人。

 

3月1日,ASE国际偶像训练基地官微发布“天府少年团”成员选拔赛海报。招募条件为“6至12岁的小朋友”。官方信息显示,“天府少年团”被定义为“ASE亚洲星空娱乐首个非限定养成团”。招募公告中,提及“顶级师资,打造专属音乐作品;精训唱跳,量身定制出道计划;资源加持,媒体矩阵密集曝光”等成团福利。

 

4月中旬,“天府少年团”公布了首批共六名入团成员名单及个人简介,年纪最大的11岁,最小的7岁。在简介中,这些孩子大多喜欢跳舞、声乐,有一位孩子参加过“2019璀璨之夜四川少儿模特新春电视盛典”,并获得璨星之星“风尚童模”奖。

 

5月1日,团队微博又推出了七名新成员的介绍,称“天府少年团”将分为A队与B队。新推的成员年龄全数在7至8岁之间。

 

5月7日,“天府少年团”发文“C位挑战赛号角吹响”,号召网友进行线上及现场投票,为喜爱的成员竞选团队C位。而后数天的微博中,频现“打call”、“投票”等词汇,团成员后援会账号出现在评论中。

 

8月4日,“天府少年团”在微博推送团队出道单曲。8月20日,团队在成都举办出道发布会。

 

公开资料显示,在我国2019年4月正式施行的《未成年人节目管理规定》中,明确规定了“制作、传播未成年人参与的歌唱类选拔节目、真人秀节目、访谈脱口秀节目,应当符合国务院广播电视主管部门的要求。”2021年5月,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印发《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综艺节目管理工作的通知》,禁止未成年人参加选秀类网络综艺节目。

 

孙雷称,成团的初衷并非选秀与造星,而是要“推广天府文化”,立足于推广川剧、蜀绣、四川饮食等。“是公司在先期宣传中出现了调性错误,用了‘出道’两个字,措辞不恰当。”


熊猫少儿艺术团(原天府少年团)参与“C位挑战赛”的现场照。来源:熊猫少儿艺术团Pandaboys微博



━━━━━

争议与质疑

 

8月末,原“天府少年团”的出道表演视频在网络流传,引发争议。

 

ASE亚洲星空娱乐公司宣布“天府少年团”出道的博文下有近万条评论,大多数是网友的质疑:孩子是否太小?参赛、成团是否自愿?类似“好离谱”、“好好读书吧”、“这么小就进入资本市场,让孩子提前明白虚荣心是吧”的评论被高赞。

 

8月23日,半月谈发文批评未成年偶像产业, “使他们(未成年偶像)脱离正常生活学习的环境,过早地接触纷繁复杂的娱乐圈,不利于他们身心健康的发展。”央视网亦在同日评论:“九年义务教育都没有结束,就在资本运作下开始‘营业’,不是妥妥的‘童工’么。”

 

“如果孩子们参加的是纯粹公益的培训和表演,是没有什么问题的,我们可以看到,在各个地方都存在少儿艺术团、少儿合唱团等等,这实际上也是培养学生艺术能力的一种方式。”教育专家、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评价,“但如果是商业机构通过商业化的包装来进行运作,甚至接商业演出,这件事就会产生很大的变异。”熊丙奇说,为了迎合市场,公司机构可能对孩子进行成人化的包装,并运用娱乐圈的话语体系、打造所谓的饭圈文化,而这些都对孩子的成长不利,不仅影响他们完成义务教育的学业,还有可能影响到他们未成年人的价值观念。

 

孙雷则在对记者回应时表示,公司非常清楚相关的法律政策,从始至终没有将“天府少年团”定义为“真正的明星”,也就没有进行练习生式的高强度培训,更谈不上资本运作。

 

他介绍,海选结束后,孩子们从4月开始训练。放暑假前,只在双休日抽半天训练;放暑假后,则每周训练五天,每次训练时长为下午一点到六点。训练完毕后,孩子们就各自回家。“也有的时候,如果他们放学后有时间,也会来公司练习。但这种情况是非常少的。”

 

孙雷说,他认为“天府少年团”是一个公益性的、激发少儿才艺潜能的培训项目,广为流传的出道演出则是“汇报演出”。“从四月份到现在的学习成果,向大家展示一下,我们公司本来就经常做演出、做艺人活动,我们用了一些比较专业的包装,把这个事情呈现得像是商业化的偶像团体要出道了。”

 

据“天府少年团”官微记录,4月17日,孩子们在成都参加了某传媒公司的主题表演活动,并在多平台直播。

 

5月20日,孩子们在某“文创产业峰会”表演。

 

这引发了公众对“天府少年团”被利用盈利的质疑。

 

“我们不会做得特别商业化,但起码需要落地到商场里面,我们需要一个舞台去表演。”孙雷解释,公司已与孩子家长签过代理合约,孩子们的表演如有任何收益,将分配给监护人。

 

孙雷称,从选拔到出道,公司没有向孩子家庭收取过任何费用。“我们是想落地一个培训项目,但现在还在申请培训资质,就先挖掘一些有潜质的孩子来做一个有代表性的团体。如果孩子日后能够出彩,相当于给公司的培训项目打出了一个招牌。”

 

某位“天府少年团”团员的家长向记者证实了孙雷的说法,“公司想要打广告,想的是做一个好的形象出来,来吸引更多人。”该家长认为,公司有“不妥的地方”,比方说不该用“出道”这两个字眼,也不该在“出道”当日安排现场应援。

 

“其实去应援的都是我们家长。”这位家长称,送孩子去ASE亚洲星空娱乐培训,和送去其他的培训机构培训是一样的,“只是孩子喜欢唱歌跳舞,支持孩子做喜欢做的事情。”而家长本身“没有想让孩子做明星。”


熊猫少儿艺术团宣布解散。来源/@ASE亚洲星空娱乐微博

 


━━━━━

散场

 

8月21日,ASE公司发文,强调公司不是把孩子当作赚钱的工具,而是在孵化具有时代意义的新一代少年榜样。

 

文章称,进入团体的成员都需要热爱学习、积极努力,多才多艺。他们当中不仅有学科代表,还有三好学生。经纪团队对成员的第一条要求就是在保证学习的前提下,再完成艺术训练。

 

24日凌晨,公司再次回应,不做饭圈文化,没有资本运作,并将“天府少年团”更名为“熊猫少儿艺术团 ”。

 

关于“熊猫少儿艺术团”未来的发展,孙雷表示,他并不会完全排除造星的可能性。“我们是一个长远陪伴式的培训,等他们到了合法出道的年纪的时候,如果双方都有诉求,那会考虑把他们包装成真正意义上的明星,再来进入娱乐圈。”

 

8月24日,新京报记者探访少年团在成都富力广场的训练基地,发现已人去楼空。同楼层的工作人员称,该基地23日还在运营。

 

孙雷解释,搬迁的原因是孩子们受到了“黑粉”的骚扰。“从昨天开始,陆陆续续有身份不明的一些人,跑到我们的训练室去找孩子,问了一些非常有针对性的问题,比如说你知道现在网上说你们跳舞跳得很差、说你们抄袭吗?还有在电梯里拦孩子的,跟着孩子到洗手间,问孩子一天撒几次尿。”

 

同日下午,成都市教育局德育与宣传工作处处长杨忠斌对媒体表示,成都市教育局已高度关注这支低龄“熊猫少儿艺术团”,并通过多种途径核查网友质疑的艺术团成员辍学现象。成都市文体旅游局亦向记者回应,已注意到舆情,正介入调查。

 

8月24日22时06分,ASE亚洲星空娱乐公司发文称:“经公司研究决定,从即日起解散天府少年团(熊猫少儿艺术团Panda boys),并认真妥善处理后续工作。感谢社会各界及网友的监督批评。”

 

至此,正式“出道”四天的天府少年团(熊猫少儿艺术团)被正式公告解散。

 

“为了保护孩子的身心健康和隐私,尽快让事情降温,我们和家长达成共识,昨天晚上决定把团给解散,也希望网友们可以给孩子们更多的空间。”25日,孙雷向记者称,公司的一切业务已暂停,未来仍会为孩子提供相关课程培训,但不会再做过多的曝光,“这次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,我们自己也在反思,对于有传播性质的活动要采取怎样的措辞?今后,我们所有做的业务都必须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推进下去。”

 

“熊猫少儿艺术团”官方后援会及部分团员后援会清空了微博账号。此前据媒体报道,“熊猫少儿艺术团”的某成员在抖音上有8万多粉丝,发布的视频最多获得过108.6万点赞。而今,再行搜索,短视频平台已不可见此账号。

 

另一UP主账号发布在网站上的“熊猫少儿艺术团”活动记录现已全部显示失效。

 

该UP主账号首页的最新视频是“熊猫少儿艺术团”的新歌预告。标题写着,“出发吧,飞越天的极限,天府来的少年。”

..
辽宁青年杂志 版权所有 辽ICP备20007933号-3
“辽宁青少年号”
公众号
“辽青看点”
APP
《辽宁青年》
APP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