辽宁青年

辽宁青年 首页 地方 正文

最闪耀的星!从沈飞走出来的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顾诵芬 ...

2021-11-4 10:05| 查看: 54| 评论: 0|来自: 沈阳晚报

摘要: 紧急通知:4月1日起沈阳地铁有重大调整!91岁的老人将自己的一生与祖国的航空事业紧紧联系在一起,他便是顾诵芬。11月3日上午,2020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召开,顾诵芬荣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 ...
紧急通知:4月1日起沈阳地铁有重大调整!


在祖国的蓝天上“写诗”,让战机的呼啸声成为传奇。91岁的老人将自己的一生与祖国的航空事业紧紧联系在一起,他便是顾诵芬。11月3日上午,2020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召开,顾诵芬荣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。从1951年选择投身新中国航空事业,到退休后仍奔赴在航空事业的前沿。顾诵芬的成就载入史册:他是中国航空界唯一的一位中国科学院、中国工程院两院院士,是享有盛誉的新中国飞机设计大师,是新中国航空科技事业的奠基人之一,是我国航空科技事业的引领者。


在沈完成首个“设计作品”


1937年,“七七事变”爆发,那时的飞机轰炸声成了顾诵芬儿时印象最深刻的声音。炸弹引起的震动声,常常吓得顾诵芬不知所措。“没有航空的话,我们国家将来还得受人欺负,我以后想造飞机。”顾诵芬这样说,那时,造飞机报国的种子就埋下了。

1951年,从上海交通大学航空工程系空气动力学专业毕业的顾诵芬,被分配到航空工业局生产处技术科。1956年,我国第一个飞机设计机构在112厂(现航空工业沈飞)成立,顾诵芬作为首批核心成员,担任气动组组长。其接受的第一项挑战,就是我国首型喷气式飞机——歼教1的气动力设计。

为了查找资料,顾诵芬常常往返在沈阳与北京两地。每次去北京,他就借辆自行车,天天晚上去北航图书馆查录资料,甚至还买了硫酸纸,把图描下来。他潜心学习研究,最终出色完成了歼教1飞机的气动布局设计。

这之后,他又完成我国首型初级教练机——初教6飞机气动布局设计,建立了亚音速飞机气动力设计体系。他还首次建立了超音速飞机气动力设计体系,实现了超音速飞机气动力设计、计算、试验与试飞的闭环。他所创立的飞机气动力设计方法体系至今仍被国内飞机设计采用,为后续歼击机设计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。


 空中观察“歼8”排除抖振


1964年,我国开始研制歼8飞机,这是我国自行设计的第一型高空高速歼击机。顾诵芬先作为副总设计师负责歼8飞机气动设计,后全面主持该机研制工作。1969年7月5日,歼8完成首飞。虽然首飞成功,但在跨音速飞行试验中出现了因气流分离导致的抖振问题。用飞行员的话说,就像一辆破公共汽车,开到了不平坦的马路上。顾诵芬判断,飞机尾部存在着气流分离的现象,于是决定亲自乘试飞员鹿鸣东驾驶的歼教6飞机,跟着歼8一起飞行,以近距离观测机尾的情况。当时,顾诵芬年近50岁,且从未接受过飞行训练。但他最终说服了领导,瞒着爱人,毅然决然地坐上了飞机……通过多次空中观察,直至用望远镜仔细观察,他终于发现了问题。随后,他提出采用局部整流报批修形方法,并亲自做了设计,他泡在工厂里,与工人们一起改装,经试飞证明此法非常有效,彻底排除了跨声速抖振问题。

1980年,歼8Ⅱ飞机立项研制。顾诵芬作为型号总设计师,组织和领导军地多个部门、上百个单位高效协同工作,仅用四年就实现了飞机首飞。此后歼8系列飞机共衍生16种型号和技术验证机,一直是我军20世纪的主战装备。歼8系列飞机的研制,牵引构建了较为完善的航空工业体系,促进了冶金、化工、电子等工业的发展。顾诵芬被誉为新中国杰出的飞机设计大师、飞机气动力设计第一人。



带领团队为航空事业添彩


1986年,被誉为“歼8之父”的顾诵芬离开沈阳到北京。以后的20多年里,中国航空工业机构经历了一系列的变革,在一个个国产型号的研制过程中,他不仅带出了一支优秀的设计师队伍,在他的影响下,涌现出多位院士,重点型号总指挥、总设计师。

中国工程院院士杨凤田回忆道:“使我感动的是每当我在工作中碰到一些技术问题找到他,他都能立即给出NASA或AGARD报告号,你去一查果真是你要参考的内容,可以说在这一点上我们航空科研工作都没有一个人能超越他。”中国科学院院士李天则赞叹:“大家都称他为‘活图书馆’。他所以有这个本领,一是他勤奋学习,抓紧一切时间读书;二是有惊人的记忆力,看过一遍全记住了。”

他带领的团队走出了一位科学院院士,三位工程院院士,两位型号总指挥。他主持编纂了70余册航空科技书籍,主编的《飞机总体设计》一书,已经成为我国航空院校飞行器设计专业的必修课教材,主编的《现代武器装备知识丛书——空军武器装备卷》《大飞机出版工程》等多个系列、数十种航空专著与图书也都产生了巨大而广泛的影响。中国工程院院士李明说:“在跟踪国际航空科技发展、重视掌握国外技术资料方面,从顾总这里,我悟出做一个总设计师,必须掌握国外航空科学技术发展的前沿,这才能满足国防安全和军方的需要。”


了解航空进展成为晚年之乐


顾诵芬在航空事业耕耘70载,从大飞机专项设立到四代机技术预研,再到最新的前沿科技的探索,顾诵芬始终关注中国航空事业前行的方向。由于国防与航空工业的特殊性,直至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以后,因国家、军方、航空工业系统、地方政府多次的奖励、表彰,顾诵芬的名字才逐渐进入世人的视野。功成不必在我,他总是说:“党和人民给了我很多、很高的荣誉。这些荣誉应归功于那些振兴中国航空工业的领导和默默无闻、顽强奋斗的工人、技术人员。”

如今年逾九旬的顾诵芬,其一间陈旧的办公室也仍像一座“书的森林”,而他总能记得每一本书的位置,都能记得起每一本书的内容,就在这样一个狭小简陋的环境里,他敏锐地关注着国际航空前沿科技发展的动态,思考着未来的发展。他说“了解航空的进展,就是我的晚年之乐。我现在能做的也就是看一点书,翻译一点资料,尽可能给年轻人一点帮助。”
..
辽宁青年杂志 版权所有 辽ICP备20007933号-3
“辽宁青少年号”
公众号
“辽青看点”
APP
《辽宁青年》
APP
返回顶部